淫美的堂嫂


1、觸電
在堂哥的婚禮上看過,只能用妖艷來形容的麗娟──堂嫂後,對堂嫂就難忘地記憶深刻。
水漾般勾魂的媚眼……
像似能掐出水來般的雪嫩肌膚……
巧笑倩兮的神情,配上微揚的翹嘴……
一對雖稱不上巨乳卻堅挺誘人的美乳……
尤其在低胸的白紗下;兩團白肉更好似要蹦脫出來般的惹眼,那芭蕾舞者出身的婀娜誘人身段,更不知羨煞多少賓客。
堂哥的狐群狗友們,恐怕不知用眼睛強姦過堂嫂幾百遍了;更有些人趁混亂伸出「祿山之爪」,偷抓堂嫂的兩團嫩白乳,就連站在旁邊敬酒的姑丈,雙眼也幾乎沒離開過麗娟堂嫂的兩團美肉。
2、引狼入室
幾年後我上了大學,便借住在台北堂哥家。
由於堂哥的攝影公司在台中;因此常不在家只剩堂嫂在家開了一家照相館;而我則算打工為剛上國一的堂弟補習功課。
自從麗娟嫁給堂哥;一直都是我想染指的對象,現在自己送上門來;真讓我見獵心喜。
從搬進堂哥家的第一天開始,我就處心積慮想要怎樣才能操到麗娟。
雖然在夢中我不知道已經操過堂嫂幾百遍了,【】但是每次見到堂嫂,我的雞巴仍是無法克制的硬起來。
起先我仍強迫壓抑自己的淫慾;但是淫慾這種東西似乎是越壓抑;越是一次比一次高漲。
我於是告戒自己:麗娟是堂哥的老婆;這是亂倫。況且;堂哥又對我這麼好……
這樣想不但沒讓我好過一點;反而因此讓我的雞巴更漲的難過。
好死不死,上次我要去暗房沖相片時,又讓我撞見堂哥正在把手伸進裙子裡;挑逗正在洗相片的堂嫂,
堂嫂:「不要嘛……待會被看到不好啦!」
堂哥:「不會啦;沒人會進來的啦。」
堂嫂:「不要在這啦……不要……不……」
堂哥:「好啦;別裝了;下面都濕透了。」
堂哥:「來輪到你幫我含我的大雞巴了。」
堂嫂:「嗯……嗯……好大噢……磔磔……嘔」
從縫中,看到堂嫂一邊幫堂哥吃雞巴,一邊用手指撥開濕漉漉的嫩屄。
那騷浪模樣;使我的雞巴差點漲爆。
跟著,堂哥一邊操著堂嫂,一邊捏著那白嫩欲滴的淫乳,我只好套弄自己的雞巴洩洪。
看著堂嫂那嬌俏的粉嫩臉,因為正挨插,而露出那像A片裡的女星一般的表情,不;是更淫蕩,一邊喘氣,一邊還叫得如泣如訴的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嘔……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要丟了……嗚……唔……」
真是銷魂!
終於堂哥在麗娟的「兩口」夾攻之下丟兵卸甲。
「還要……還要嘛……毆……不要拔出去嘛!」
堂嫂不滿的叫著,只見堂哥喪氣的,任麗娟怎樣叫都不動,讓麗娟在他身上磨蹭,見狀的我,恨不得把此刻像鐵棒的雞巴;插到那濕熱的騷屄裡。
3、半妖姑媽
我不可置信的從堂弟的口中聽到竟是……
「我第一次看到的男女相奸,是爸爸正從屁股後面操奶奶耶。」
本來以為會聽到堂哥狂操堂嫂的答案,竟意外聽到這勁暴的答案。我假裝這沒什麼;並說我同學有單親家庭的,也都跟媽媽睡在一起,而我家隔壁的阿明;也被我看到過正在插他媽媽的肥穴。
堂弟被我這一說,也覺的這好像很自然似的。而我姦淫麗娟堂嫂的計劃也更往前進了一步。
但堂弟的回答,卻也讓我回想起小時候;艷麗的惠雯姑媽,到家裡時的一些怪事。
記得那幾天,媽咪剛好出國,而姑媽正好到台南辦事,只記得那時候姑媽雖嫁人;但打扮的卻不輸美麗的服裝model,反而因為一股少婦的嫵媚,更顯嬌艷動人。
記得一天夜裡半夜醒來時;去上廁所時正巧碰見爸爸,慌張的抱著僅罩一件透明薄紗的姑媽,往房間裡走去,看見我的爸爸,只心虛的:「小孩子還不快去睡覺」,就碰的一聲把房門關上了。
後來,只隱約聽到房內傳出一些嗚咽聲……
當時的我,就回去睡了。
後來,早上醒來聽到爸爸似乎正跟哽咽的姑媽大聲爭吵,不一會,聽到碰碰的巨響及啪啪的拍打聲;就沉寂了下來。
哥哥告訴我說,大人的事小孩少管!
但是,房內傳來的嗚嗚聲……似乎告訴我們,已平息了這場爭吵。
接下來的幾天,姑媽就沒出過房門;只有爸爸把飯送進房內。
爸爸只對我跟哥說:「姑媽生病了你們不準去吵她,知道嗎?」
對平日威嚴的爸爸;我們當然不敢違抗,只是平時姑媽很疼哥哥;於是哥哥冒著被爸爸打的危險;偷偷地從門縫中想要看姑媽到底怎麼了。
不幸後來被爸爸發現,被打個半死。
據哥哥描述:「好奇怪;姑媽不是生病。可是姑媽都沒穿衣服;還被爸爸用麻繩綁的兩個奶奶都凸出來了。」
「而且爸爸還抓著姑媽的頭髮,要姑媽用嘴吃爸爸的弟弟。」
「姑媽好像不願意;一直嗚嗚的叫,但是不久又好像很好吃的樣子一直舔及吞吐呢!」
「後來,爸爸又讓姑媽趴下,把弟弟插到姑媽的大腿中間。」
「姑媽本來好像不要,因為姑媽一直在叫:『不要……不……不可以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強……不要……』,但是被綁住了奶奶;又被爸爸一直抓住,只好趴著。」
「而且爸爸一直叫姑媽:『騷貨……乾……操死你……浪屄……』但是,後來我也不知道姑媽是痛苦還是舒服?」
「只見姑媽一直搖擺她白嫩的屁股,而且一直叫爸爸的名字,真怪!」
我說:「後來呢?」
哥哥說:「後來,爸爸好像從鏡中看到,我就被抓到了。」
「不過姑媽真的好漂亮歐!奶奶又白又大,叫聲又好好聽呦。」
後來姑媽一直待到媽咪回國前一天;才又打扮的好妖艷,被爸爸送回台北,爸爸不但各給了我跟哥1000元,還要我們不準把姑媽生病的事,告訴任何人,尤其是媽咪。
4、姦淫的理由
從堂弟那裡,得知堂哥跟姑媽的母子亂倫。
雖然讓我淫興高漲,但也不禁懷疑我們家族是否流著喜好亂倫的血液。
接著,堂弟神秘的告訴我,每回堂哥只要一回台北,奶奶總是不久就會到家裡來;尤其媽咪不在家時,奶奶更是整天和爸爸待在房間都,不出房門。
雖然家裡的隔音算是相當不錯,但是仍然多少會聽到奶奶的嘶喊聲,及嫩肉被用力拍擊的啪啪聲。
堂弟說,他用鏡子透過門縫,竟看到爸爸騎在奶奶身上,不斷的衝刺,並用力拍擊著奶奶的肥嫩臀。
堂弟甚至覺得,奶奶比他曾不小心看到的媽咪,還粉還嫩呢!
後來,只要姑媽一來,他就先躲到堂哥房間的窗外,觀看爸爸跟奶奶大戰,也因此堂弟變得很早熟。
後來有好幾次,我特別去注意,姑媽來表哥家時,兩人的精彩母子亂倫的淫戲。
真想不到,國立大學畢業生的堂哥,竟會去搞自己的母親。
不過也不能怪表哥,都快50歲了的姑媽,看來還像35歲的美婦,誰不想操呢?所謂肥水不落外人田嘛!
連我都想操姑媽的屄,抓她那對彈性依舊的白乳。
正巧,今天堂弟跟堂嫂回新竹娘家,而堂哥又說這禮拜要提早回家,我本來也要回南部的;但想到這個堂嫂不在的夜,也許又是一個亂倫的淫亂夜也不一定?就決定不走了。
結果姑媽竟還先來了,一副風騷欠乾樣,人未到,迷人的香水味倒先傳到了,不知道我還在家的姑媽,已經等不及挨插的,在客廳張開大腿,淫蕩的先自慰起來。
那濕漉漉的肥穴來了,突然,我想我找到了姦淫堂嫂之後的護身符了!
(嘿……嘿!即使堂哥知道,也不怕了!哈……哈……)
我偷偷的預先潛到堂哥房間,放置了一台V8;把鏡頭對準著那張大床。
(總有一天,我要在這張床,操麗娟堂嫂的美屄;玩她的雪白乳房!)
想到就連退路都有了;自己不禁笑出來。
沒注意到以為家裡都沒人的堂哥,已經抱著脫的只剩縷空的蕾絲內褲的姑媽進來了。情急之下,只好躲到床下。
接下來的一場「活塞大戰」都被我全程的記錄下來了,賣命操媽咪的堂哥、失聲浪叫的姑媽;一個要求兒子插死她的母親,一個是把自己母親當母狗,操遍全身三個肉洞的兒子;好一對縱慾亂倫的母子啊!
難怪堂哥在麗娟堂嫂的屄裡撐不住;我想有惠雯姑媽這種媽咪,大概誰的陽精都會洩光的,看剛才姑媽那一副貪婪、舔著堂哥肉棒上殘餘的精液模樣,彷彿與吸精為生的美艷妖女沒有兩樣。
好不容易等到堂哥說要出去買吃的,在床下快憋不住的我,總算可以鬆口氣了。
爬出床底的我,被眼前的景像震撼了,白嫩赤裸裸的姑媽,正闔眼、微喘著氣在床上休息。
瞬間,我想自己理智是蕩然無存的了!
我用床邊的乳罩蒙住姑媽的雙眼,把快脹爆的肉棒塞入姑媽的淫小嘴。
姑媽:「志明……志……你……頑皮……嗚……嗚……好……大……」
(操!騷貨還叫得出來,等下讓你知道我肉棒的厲害!)
姑媽:「嗚……嗚……好壞……媽……咪都……毆……」
(這母狗才被幹完又要了,夠淫蕩的)
姑媽:「媽……咪想……要……啊……要……要……要……給……嘛……」
(才搓了一下陰蒂,就濕成這樣,欠插!)
姑媽:「插……插……進來……嘛……插……我嘛……」
(哼!我就故意多在洞口折磨你一下!)
姑媽:「志……明……不要……折……騰……媽咪……了要上……天了,我的親親……愛死你了……快……進來……」
(好吧!讓我成全你,母狗!)
姑媽:「噢……噢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死……死了……插死我……乾我……操我……志……明哥……哥……嗚……嗚……」
(銬,乾大力了;奶罩掉了;糟糕!)
姑媽:「小……傑!怎……麼……是……你不?!……不……不可以的!」
「你兒子的雞巴都操過了,還有甚麼不可以的?操!騷貨操死你;還裝!」我叫著。
姑媽:「小……小……傑,我……是姑……媽呀!不……不可以啊!」
「話都說不清楚,你說不可以停,是嗎?」我說。
(姑媽,這時候就連親媽都要操!)
姑媽哭泣著:「不……不……嗚……嗚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」
「那我拔出來可以吧!不要哭了嘛!」我說。
(乾;那麼淫還裝;靠!)
姑媽:「求……你……小……傑……不……要拔……出去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會……死……」
「乾死你這騷浪母狗的淫蜜屄」我叫著。
(原來;是爽到失神哭的,害我×××)
姑媽:「要丟……丟了……嗚……嗚呃啊……」
趁著淫姑媽的熱淫液,沖澆在龜頭上,我也大叫著,射在姑媽的淫蜜穴裡。
看著姑媽失神顫慄,而我的白色熱精緩緩流出;帶著我的V8,得意的離開房間。
從此,淫騷的惠雯姑媽,私下瞞著堂哥,不但她的蜜穴讓我插,還給我很多錢呢!
由於姑媽是貴夫人協會的理事長,透過惠雯,雖然操到很多有錢人的情婦、夫人、小姐,但我還是忘情不了,那如狐狸精般妖艷的麗娟堂嫂。
而且我的計劃正一步步得逞……
隨著我幫堂弟補習,堂弟的功課大有進步,堂嫂堂哥都很稱讚我的功勞,對我的信任也一天天加深。
而我覺得,隨著青春期的到來,堂弟似忽對女人愈來愈感(真笨!家裡現成的爛熟美屄不會搞。)
於是,我漸漸地一步步引導堂弟姦淫女人(當然先從自己媽咪開始嘍!)
起先,我從帶一些美女寫真給他,漸漸看他不能滿足,就常常帶那些『真槍實彈』的A書給他看。
起初,小超看到那些被男人肉棒插滿的淫蜜穴,驚訝得說不出話來。
後來,看到A書裡還有插淫菊花蕊,及被白濁的精液噴的滿臉的女人的淫蕩表情,不禁問我。
「堂哥,插入女人的洞穴真的那麼舒服嗎?」堂弟問道。
「何止舒服,根本是爽上天了。」我陶醉的說道。
「可是,那些女人怎麼好像很痛苦的樣子。」堂弟說
「其實她們是太舒服了,她們都巴不得肉棒插她們呢!等你搞到女人你就知道了。」我說。
看他的樣子,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,我的計劃已經成功一半了。有次我在補完習後,故意不小心留下一片VCD;片名叫「迷姦爛熟母」。
片子是描述,幾個青春期的國中生不知怎麼弄來FM2,把其中一個年青貌美的母親給迷姦了。
然後,幾個同學輪流姦淫她,其中那個國中生,本來不敢姦淫自己母親的,但後來